关注我们的微信我们正在努力的撰写原创的内容,头发都掉了。

没钱吸毒,就吃一碗螺蛳粉

曾经有一个蔑视螺蛳粉的人,后来连吃了2天每天都以每秒16.7Km的速度冲进厕所至少三次,但一到饭点,就会立刻张罗着,“有人定螺蛳粉嘛,我要中辣,加鸭脚、腐竹、空心菜、豆泡……”

从那之后不断有人陷了进去,他们的共同点就是之前都不相信“只要吃过三次螺蛳粉没有不上瘾的。”

坐在我旁边总是散发着某种莫名酸臭的同事说完这些将头转了过去,按照佛洛依德的理论以及他身上的味道我相信那里面一定有一个是他自己。

当初第一个把自己面前的螺蛳粉推到我面前,说来一口,当我吃了一口后,他说我们来放点东西听听吧的大哥,分享这些年他的螺蛳粉成瘾哲学,“第一次唆食螺蛳粉时,神经系统受到螺蛳粉汤料的刺激后会使感觉极度愉悦,当第三次之后,神经系统会发生相应改变,比如增强抵抗反应,因而使唆食螺蛳粉的愉悦反应进一步降低,使得相同剂量下,造成的总效果减弱,后作用增强,从而增大了成瘾者对螺蛳粉的依赖。”

这就像传销一样,一个带一个,如何成功的发展下线,此时语言是匮乏的,首先你得逼他跟你去吃三次螺蛳粉,你可以选择蒙着他的眼睛给他惊喜的方式或者打晕了扛过去,总之3次是对待顽固分子的最低标准。

接着每次都请他吃加了猪脚、鸭脚、酸笋、空心菜、炸腐竹的软粉,还要为他点豆奶、银耳莲子羹、绿豆沙,同时要做好服务工作,葱花、小米辣、白醋、纸巾、筷子、勺子一样也不能少,并在他面前吃的连汤都不剩,擦嘴的时候还不忘再为他点一份饭后甜点。

很快这位被带去的朋友就会变得行踪诡秘,每次饭点都找不到他的踪影,回来永远都一身屎味,眼神涣散,就像沉浸在另一个维度。

甚至有一天他在社交网络上发表了“在家光着膀子吃了一碗刚煮好的加了全辣油的螺蛳粉,由于没有空调,吃的过程中手舞足蹈的,吃完眼前都出现了幻觉,推荐给想吸毒还没钱的朋友。”还配了一张自己煮的螺蛳粉的照片。

作为一种street food,螺蛳粉出现在任何一条胡同里和大学旁边作为一种street food,螺蛳粉出现在任何一条胡同里和大学旁边

尸油是最常听到的导致螺蛳粉成瘾的配料。

就像重庆人对夫妻肺片的调侃一样,“你点个夫妻肺片老子还要去杀两个人?”

那些柳州人只会用4-6块钱的粉将这些谣言扔在地上再用脚碾碎,谁会为了几块钱一碗的粉去杀个人还得等着出油。

单点一份有空气质感的腐竹和泡在汤里已经变软了的一起吃。单点一份有空气质感的腐竹和泡在汤里已经变软了的一起吃。

但真相跟“我现在每次不回家吃饭去买螺蛳粉,都跟家里说我毒瘾犯了。”的说辞相比,一点也不有趣。

经营螺蛳粉多年的店家说,之所以会有想吃的感觉,是因为螺蛳粉里的辣、酸的味道,会让人想起的时候分泌唾液,然后你就会觉得很想吃,这是味觉心理学。

卤蛋+豆奶就对了卤蛋+豆奶就对了

螺蛳粉其实是八十年代的产物,夜市老板发现既然大家喜欢螺蛳又爱吃米粉,干脆煮一块儿得了。这是个实际而伟大的尝试,好多柳州姑娘为了那口粉都不愿意远嫁。

距离一家螺蛳粉店500米时候,就能感受到一股异于周围空气层次感的酸臭气流在你迈出的下一步之后就能将你吞噬,进入店里酸笋的臭气被店内的闷热包裹了起来,那情形就像打开了一个装有1公斤草的罐子。点上二两粉,with full 辣油,加鸭脚,加豆腐泡,加空心菜,酸笋double,腐竹要新炸的,豆奶要冰的。之后一碗深棕色汤汁上飘着厚厚的红油的粉就出现了,豆腐泡吸满了汤和油,软软的趴在粉和青菜上,此时味道更浓了。

那些声称讨厌螺蛳粉的人,气味是阻碍他们不敢尝试的处女膜,一股腥臭的风。

“我从来没遇见过这么臭的味道,还分前中后调,前调就是恶臭啊,我们实验室现在全是这味儿,比我用过的任何化学试剂都臭。后调就是绵延不绝的臭,开窗户通风都散不掉。”

当然螺蛳粉死忠也会抱怨“最开始一个宿舍吃碗螺狮粉,整个楼道都是厕所停水一个月的味。”“沾哪哪就有一股屎的味道。”“吃完连内衣都有那个味儿,一整天都消不下去。”“冬天简直不敢轻易去吃。大衣会臭到整个宿舍走廊都闻得到。那会儿还有刘海儿,洗澡的时候那个味道从头顶直冲而下,真是永生难忘。”

一旦在他们耳边耳语:在螺蛳猪骨熬制的鲜汤上飘着红彤彤的辣油和豆泡,汤先前可能还煮过鸭脚鸭翅,浸泡了汤汁的豆泡,一口咬下去……话没说完他们就已经钻进了家楼下的螺蛳粉馆子里,顺便推倒了此前的言论,衣服可以再洗但螺蛳粉不能不吃。

促使那股消魂的臭味挥之不去的其实是来自酸笋而不是螺蛳。

“我们宿舍有个妹子带了酸笋来吃,第二天卫生检查,别的宿舍异味扣2分,我们扣5分。”

“酸笋的味道简直跟牛粪一样,全家人都嫌弃我,我也嫌弃我自己,可是吃了以后上瘾了,现在又买了几包还在路上。”

螺蛳粉不一定要有螺蛳,但是不能没有酸笋,没有酸笋的螺蛳粉就像没有酒的布考斯基,没有海洛因的巴勒斯,没有妓女的福楼拜。

酸笋就是发酵过的笋子,笋子经某种工艺发酵后,就会变成这种味道。如果你懂得欣赏它的内涵,就会知道,它是香而不腐的,闻之开胃,想之流涎,吃之打滚。

“很多人吃不惯酸笋豆豉味道,那么建议螺蛳粉,如果一点酸笋味都不能接受,那么建议叫盒饭吧,搬砖的话吃粉是吃不饱的。”

“对于那些吃螺蛳粉不加酸笋的朋友,我一直觉得他们是背叛了对螺蛳粉的忠诚,没有酸笋的螺蛳粉算什么螺蛳粉!”

一个称如果有了2亿美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地从国内买螺蛳粉寄到美国来吃的留学朋友发来贺电:今天闻到筷子上还有中秋节那晚吃螺蛳粉的味道,犹豫了好久要不要用保鲜袋装好。

说白了螺蛳粉就和豆汁似的,喝不来的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旁边永远有个红脖子的遛鸟大爷眯着小眼慢慢地抿上一口直接拍起了桌子,嘿!地道!

它甚至还有英文名,一长串很显高级它甚至还有英文名,一长串很显高级

极端的柳州人每年都有一个螺蛳粉年度盛典,煮上满满的一大锅,聚众散播这股独特的味道极端的柳州人每年都有一个螺蛳粉年度盛典,煮上满满的一大锅,聚众散播这股独特的味道

为此我们不谈规则,只谈一些礼仪。

螺蛳粉的读法,第二个字是虫字旁的蛳,不是“狮”,不是“shī”,而且是平舌的 sī

煮螺蛳粉不要像煮面一样都往一个锅子里倒腾。要单独拿一个锅子煮米粉,一个锅子烧汤煮菜,差不多的时候把煮好的米粉捞出来,放进煮好的汤里去搅拌。

不加空心菜、鸭脚、猪脚、酸笋、腐竹、豆泡、木耳不搭配冰豆奶、绿豆沙的螺蛳粉都是异端。

不要想着在碗里找得到成块的螺蛳肉,因为早就融在高汤里了。

每家味道都是不同的,这家可能偏咸辣,旁边那家可能偏酸辣,有的店可能是偏甜。但连锁的螺蛳粉店口味一般都偏甜,汤头很淡。

最好的螺蛳粉店,就是那种开久了也不二次装修依旧人满为患的老店,但这种店不到中午是不会开门的。地道的螺蛳粉是看上去红红的,但绝不会真的让人吃到满嘴油。

谈恋爱吃螺狮粉不吉利。

网购的螺蛳粉,最好别买泡的要买就买需要煮的那种,煮之前粉泡在冷水里半个小时,别瞎放其他料。

不管你是按照这种青菜、配菜、粉、断掉的粉和没有捞完的配菜的顺序吃,还是先喝一回汤,再吃根青菜,再到粉,还是觉得粉和菜都不是在重点,要的只有配菜,但都别忘了先付钱。

利用写文章之便我连续吃了3天螺蛳粉。虽然经历了拉肚子并且想起那个臭味依旧觉得肚子痛,但痛感一过,我还是忍不住安利,在我吃过的很多家里,那是一家汤头很浓的螺蛳粉店,配菜分量很足,满足我这个每次都先吃配菜最后才会唆粉人的需求。

螺蛳粉局还是得攒起来。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