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微信我们正在努力的撰写原创的内容,头发都掉了。

北京游客被老虎咬伤真相:你当然可以不守秩序,因为全世界都是你妈

昨天在微博看见一个新闻,野生动物园老虎咬死人,我觉得好歹是个比较恐怖的新闻,看了可能睡不着就攒着没看,结果今天一上网,连后续都出来了。

如果说擅自下车被老虎咬死多少还有一点点让人觉得可怜的成分,后续大闹ICU真的是让人完全同情不起来,甚至让人恨的牙根痒,希望老虎咬死他们全家。在野生动物园擅自下车可能是判断失误,而且害死的顶多是自己,大闹ICU,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他重症患者生命安全,这得算谋杀了吧?

看见大闹ICU我就想起来几天前用轮椅损坏了核磁共振成像仪器的新闻,一样的为了自己的便利无视其他人的利益甚至生命,一样的无视秩序的存在把哪儿都当自己家。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两个的人,特别乐于让自己超越秩序,享受不遵守秩序给自己带来的诸多方便,随便践踏其他人的利益,给别人制造麻烦,他们插队、翻护栏、高速公路上随便停车就地休息、随意侵占公共空间…….普天之下莫非他家,普天之下莫非他妈。

而世界上同时又总有那么一个两个的圣母,特别乐于广播自己的圣母心,他们说:“人都已经死了,他们只不过犯了个小小的错误,而且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希望不要这样恶毒吧。”真的是这样吗?我觉得不是,他们不是犯了个小小的错误,他们没错,他们只是坏,而且不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只是恰巧这次害死的是自己罢了。

这家人的行为,从监控录像上可以看到,他们在停车的时候没有打灯、没有靠路边、副驾下车时直接全开车门,这很显然是无视道路秩序的行为,而且我敢肯定他们很习惯这样停在大马路中间随便上下——不要跟我说这是野外道路不是城市道路,有这样一个问题:“深夜路口,红灯,确认路口无人无车,可以安全通过,在无摄像头的情况下,要不要闯红灯?”我学车的时候有人拿这个问题问过教练,教练的答案是不要。因为首先存在盲区,还是有安全隐患的,其次,见红灯刹车应该成为一种类似本能的行为,任何时候都不要想“我要不要闯红灯”的问题,一旦你闯过一次红灯,之后还会侥幸闯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出事为止——真正文明驾驶的人,即便在无人的小路也是会遵守道路秩序,起码做到靠边,不影响后车通过,起码下车的时候要先开一部分车门确认不影响不碰撞到其他人,基于这些,你说我极端也好,说我恶毒也好,我都要大号加黑的说:死有余辜

我见过特别多这种无视秩序的人,而且在越大一点的城市,这样的人越多,我想大概是城市越大,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越多吧,于是这些无视秩序的人在人们的环境的宽容下愈发变本加厉,随便破坏秩序并享受它给自己带来的方便。他们算不上“强人”,只是一些无赖,只要有人制止,他们会立即噤声,他们每次破坏秩序只是想试一下“我这样,会被人反对吗?”如果没有人制止,他们便会开始破坏,胆子越来越肥,直到害人害己。

我朋友有次吃饭排队结账,排到她的时候,一个壮汉冲了过来直接把账单扔在桌上买单,朋友没有理他,而是机智的问收银员:“请问你的窗口是不是不需要排队?”然后壮汉就灰溜溜的跑去队尾了——你看,只要遇到有人不包容他的无耻,这些泼皮都会瞬间变成怂包,哪怕对方是个弱小的女孩子。

这些喜欢践踏秩序的人,恃的不是强,也不是弱,是不要脸。前段时间去朋友家玩,在电梯里被物业的一个公告吸引看了半天,忘记拍照了,我复述下内容,公告是物业打印的,内容写的是提醒小区内养犬的业主管好自己的狗不要随处便溺。后边有人用圆珠笔补充:附议,希望犬主管好爱犬,同时也希望小区内的孩子家长能阻止自己的孩子随处便溺、乱涂乱画和乱敲邻居门。再下边是中性笔的字迹,大概来自于一个愤怒的家长,写的是:“孩子和狗能一样吗?你是不是生不出来?孩子小,管不住自己的大小便,怎么能跟狗比,你不是小孩子长大的吗?”我看完试着揣摩了下中性笔的心理,我感觉可能是疯了,语无伦次,完全是不要脸了。“我就是不要脸了,我就撒泼了,你们愿意把自己的档次降到跟我一样,那来吧。”我想,认为自己可以不遵守秩序的人,大概就是这种心理吧。

在我小的时候,我爸爸教育我说,不要跟无赖计较,你跟无赖讲理,讲不通,你跟无赖斗,那你不也成无赖了?在我长大后,我发现我爸教育我的这个让我吃了很多亏,不去理这些无赖,他们就会侵犯到你的利益,而你只能生闷气。

后来我去沈阳玩,见到了沈阳人解决问题的方法。当时在排队,有人要插队,我前边的大哥不样:“憋插队”,插队的人:“我着急,反正就插我一个”,大哥:“那也憋插到我前边”。然后这个插队的人就走了。在我热爱穷游的岁月,我无数次目击过有人插队,每次要么是插队成功,要么就是阻止的人费上半天口舌跟插队者讲什么是秩序、什么是素质,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像这位东北大哥一样两句话把人赶跑,我琢磨这几句对白,发现特别有意思:坦白自己的利己心,我拒绝你,别触犯我利益。完全绕过了宣讲“素质、文明、秩序”又切实 的维护着秩序,插队的人听他这么说,当然哪个队都不敢插,因为后边的人可能也会这么说。

我把这个见闻讲给我的朋友,东北生活家炕爱老师,炕老师表示,那个插队的人肯定不是东北人,东北插队的事很少。“我们东北,有一种人人怕挨揍的民间秩序,特别好。”

以暴制暴可能在有些人看来不是好事,但我觉得,如果一个人在打算破坏秩序的时候能够想到后果,如果所有的人对于这些无赖都不那么宽容,拒绝做这些无赖的妈让着他们,大概这些无赖都会变得有所忌惮吧。如果你仍然打算不守秩序,等全世界的人都变成你妈再说吧。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