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微信我们正在努力的撰写原创的内容,头发都掉了。

治理雾霾,两千万北京人的蓝天,和一千万河北人的饭碗,你选谁?

雾霾终于散了,但是雾霾还回来。作为一个重点关注城市空间与房产发展的公众号,燕郊地处京津冀中心的特殊的位置,给了我们最为独特的视角和观点。

今日观点

  1. 雾霾已经持续五年,仅2016年,北京的每个人都堵死3千万肺泡,10年就能彻底损伤3亿个肺泡,堵死一扇肺。即使人不死,北京人的肺癌的几率也会上升9倍。
  2. 北京治理雾霾,代价是河北上千万人,丢了饭碗。燕郊地理位置深入北京,行政规划是河北。燕郊最应该说一句公道话。
  3. 雾霾的形成还有别的原因,比如:内蒙古风力发电场和三北防护林使北方风力无法吹散雾霾、中央只治理河北,但是放任北京、盲目“煤改气”又加剧了北京雾霾等等
  4. 北上广已经飞奔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对生活质量有要求。河北尚未城市化,生存与发展是第一要务。但是北京的先天优势妨碍了很多公共政策的制定和选择。

2016年北京人的肺癌的几率上升9倍

对于雾霾,也许每天通勤几小时的燕郊人民比北京人民更有发言权。“你知道这几天北京的雾霾数字是多少吗?超过1000。也就是说超过了标准30倍之多。这是非常可怕的。可以说,当前国际上各个国家都算上,这个数据都是人类历史上的最高值。”韩晓春说,哪怕是天天因为空气质量在美国垫底的加州硅谷地区的雾霾数值也不过15到20而已。“每个肺有3亿个肺泡,80个PM2.5会堵死一个肺泡,所以北京人每年吸入的这些PM2.5会堵死3千万肺泡。如果极端一点来看这个数据——10年就能彻底损伤3亿个肺泡,堵死一扇肺。而北京的雾霾已经严重超过五年,对人身体的危害也已经绝对到了不容小觑的地步。

根据韩春晓和加州伯克利大学对于过去几年北京pm 2.5浓度的统计可以看出,从2010年到2016年,这个数值始终处于100微克每立方米,且并没有任何明显的下降趋势。

“2015、2016数值也没有太大的浮动。”他说。

按照每天每个人吸入11.3千克空气来计算,每人每天吸进9立方米的空气。如果我们根据之前给出的平均值数据来计算:100ug/m³*9m³*365=328500ug,也就是说,在北京,一个人一年要吸进去328500微克的PM2.5。

这是什么概念呢?

如果按照PM2.5颗粒的密度为2000kg/m³来计算,每人一年吸入了2.5*(10的9次方)的PM2.5颗粒。

“每个肺有3亿个肺泡,80个PM2.5会堵死一个肺泡,所以北京人每年吸入的这些PM2.5会堵死3千万肺泡。如果极端一点来看这个数据——10年就能彻底损伤3亿个肺泡,堵死一扇肺。而北京的雾霾已经严重超过五年,对人身体的危害也已经绝对到了不容小觑的地步。”韩春晓看出了我对这样严重的结果的质疑,给我找来一份权威研究。

世界上最受重视的医学期刊之一《Lancet Oncology》在2013年刊登出的研究结果显示PM2.5每增加10微克每立方米,肺癌患病几率提高1.4倍。如果中国标准是35微克每平方米,则北京人的肺癌的几率会上升9倍。

京津冀地区的雾霾已经是常态了,我默默的对着每雷打不动在雾霾天里坚持锻炼的大爷大妈们竖起了中指,哦不对是大拇指。

河北人的饭碗和北京人的蓝天

你选谁?

对于雾霾,北京人民承受的困难燕郊人民感同身受,北京一面倒的认为是河北的重工业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燕郊人民也能理解。但是你们可知道,北京的雾霾问题基本等于河北300万工人下岗的问题,你想要北京的蓝天,还是河北300万人有饭吃?在300万河北人民,加上家属可能达到上千万。燕郊地理位置上深入北京,行政规划是河北。其实,最应该说一句公道话。

全世界的钢产量排名,中国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日本第四,美国都找不到影儿。西方国家怎么会不产钢,真的是这玩意人家嫌脏不干了,才给中国干。中国接过来干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本来你要钱没钱,要技术没技术,一穷二白,哪里轮到你挑挑拣拣,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我们从小就学的。

在我们感叹差国外山清水秀的同时,不要忘了,很多国家也是这样过来的,他们也有过惨痛的黑历史。就拿德国来水,上个世纪60年代,路边的人行道树都毒死了。伦敦、洛杉矶……西方国家也都是这么过来的。说这些并不是未来主张走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只是想提醒大家,现实问题还是要考虑的。我们所强调的、向往的、要求的产业升级,以及各种变革和改革都是需要时间的。

最快的方式是什么?——转移。

把厂子都搬到别的国家去就好了。但那是不现实的。虽然目前中国的大环境喊的口号是鼓励创业,但谁都知道中国的赋税水平是有多高。流转一次收一次,土地,水电都在涨,过路费也比国外很多地方贵好几倍。但是那怎么办呢?你都搬到国外去中国吃什么呢?全体啃房地产么?觉得国家也挺难的,能做的都做了,就差禁止烧烤了!落后的时候被骂落后,强大了还要被要求十全十美,几十年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满意,要不你继续回去放牛啃玉米去?有人说活命百岁比什么都强,要这样还不如选择继续落后。说这话的人我请你回去重温一下历史书再来喷。

虽然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只有几十年,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但你跟这个世界绝不仅仅是只有几十年的联系。你会有自己的亲人,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他们就是你跟未来世界的联系,也是你关注未来世界的意义。

真的,蓝天跟饭碗,这个选择真的太难了。虽然不开车不炒菜对它并没什么帮助,但看在大家都在努力的份上键盘侠们就别逼逼了好么。

京津冀的雾霾,一定都是河北的错吗?

1、京津冀雾霾主要由蒙陕晋为主要污染源造成的?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柴发合:

大量的观测分析和模式研究都表明,京津冀大气重污染主要是本地积累加上外地传输导致的。其中,京津冀三地自身的排放量大是最主要的因素,对PM2.5污染的贡献为70%左右。京津冀区域国土面积虽然只占全国的2%,但2014年常住人口占全国的8%,煤炭消费占全国的9.2%,单位面积SO2、NOX、烟粉尘排放量分别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4倍和5倍。在冬季采暖期间,京津冀主要城市的SO2日排放量比年均水平增加近一倍,一次PM2.5增加50%左右,NOX和PM10增加20%左右,VOCs增加10%左右。冬季采暖期间京津冀本地污染物排放强度大,是重污染天气高发的根本原因,一旦气象条件不利,就可能形成重污染。

周边省市的区域传输对京津冀PM2.5污染的贡献约占30%左右,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山东、河南两省的污染排放。此外,山西、内蒙古和陕西的排放对京津冀PM2.5污染也有一定的贡献,但不是污染的主要原因。治理京津冀区域大气污染,有必要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进行联防联控。

2、内蒙古风力发电场和三北防护林使北方风力衰减致雾霾无法被吹散?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徐祥德院士:

国内外的相关研究认为,发展风电对局地风速虽有一定影响,但影响的范围非常有限。丹麦科技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结果表明,风电场对下游几公里到几十公里范围的地面风速有明显影响,但超过100公里之外,影响可忽略不计。以北京为例,北京距离内蒙古400多公里,距离张家口约200公里。所以内蒙古和张家口地区的风电不会对北京地区风速产生显著影响。

防护林带的主要作用,是固定沙地、保持水土、减缓风蚀、降低扬沙。它对风场的作用主要是大气边界层以下的近地层影响。而能驱散京津冀区域重污染天气的是大范围冷空气来袭或降水“湿清除”效应。冷空气影响范围垂直方向远远超过边界层或1500米以上的,其水平尺度可达百公里以上,三北防护林不可能阻挡冷空气或寒潮,影响下游大范围区域风场。

京津冀地区重污染频发,最主要的原因是本地与周边区域污染物排放状况。当然,区域性大地形“背风坡”弱风区与气候变化背景下的气象条件变化特征,以及该区域周边大气污染输送等,在某些时段也可能成为重要的影响因素。

3、北京雾霾究竟是什么原因,都有哪些成分?

北京大学教授谢绍东:

PM2.5的来源非常复杂,可以分为一次来源与二次来源。一次来源又可分为人为源与自然源。人为污染源是指人类生活和生产活动形成的污染源,包括工业污染源、农业污染源、交通运输污染源、生活污染源;自然源包括火山爆发、森林火灾、土壤和岩石的风化等。二次源是指各污染源排出的气态污染物,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和氨等,经过冷凝或复杂的大气化学反应而生成的二次细颗粒物。

研究显示,大气中PM2.5的主要化学组分包括:有机物质、元素碳、硝酸盐、硫酸盐、铵盐、氯盐、痕量元素等。各地来源解析结果表明,目前PM2.5的主要来源是燃煤、工业、机动车、扬尘和生物质燃烧等。各个城市和地区视产业结构各行业排放比例有所不同,例如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因产业结构调整,工业和能源生产行业排放较少,机动车对PM2.5的贡献相对较大。PM2.5组分在空间分布上有一定的差异性,即使是在北京市的不同辖区,组分也不完全相同。

4、京津冀空气治理是否停滞不前?治理方法是不是有问题?

清华大学贺克斌院士:

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各地针对大气PM2.5污染治理,在多个方面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主要包括:统筹区域环境资源,优化产业和能源结构;深化大气污染治理,实施多污染物协同控制;强化机动车污染防治,有效控制移动源排放;加强扬尘控制,深化面源污染管理;创新区域管理机制,提升联防联控管理能力等。

2013年,北京的PM2.5年均浓度为89.5微克/立方米;2014年PM2.5年均浓度为85.9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下降4%;2015年PM2.5年均浓度为80.6微克/立方米,比2014年下降6.2%。截至目前,北京市今年的PM2.5平均浓度为69微克/立方米,比去年同期的76微克/立方米下降9.2%,河北省的PM2.5平均浓度为70微克/立方米,比去年同期的77微克/立方米下降9.1%。

监测数据分析结果,反映了京津冀区域大气PM2.5浓度在逐年下降。从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来看,今年北京、天津、河北的优良天都比去年小幅增加。今年春夏时节,大家在朋友圈中“晒蓝天”的频次明显高于前几年,公众也切身感受到了空气质量的改善。

然而,入冬以后重污染天气频发,大家更强烈地感觉到了反差。这也表明,下一步要继续强化京津冀区域冬季污染防治工作,特别是民用散煤清洁化、燃煤小锅炉和“散小乱污”企业的淘汰治理,把京津冀区域冬季采暖期间的污染物排放强度也降下来。

5、抗霾主要靠风?

清华大学教授王书肖:

污染的产生不是一时一日,污染的治理也难一蹴而就。京津冀区域正处在工业化和后工业化过程叠加的时期,燃煤、工业、机动车和居民生活排放量都处于高位,大气污染防治任务还很艰巨。目前京津冀区域的污染治理处于第二阶段,即污染的发生发展受自然边界条件的影响显著,比如风速、湿度、边界层高度等这些气象条件的影响。特别是在冬季采暖期间污染物排放强度大的情况下,这个表现就更加突出,一旦气象条件不利,就可能形成重污染。

但京津冀本地污染物排放强度大,还是重污染天气高发的根本原因。要彻底改善环境空气质量,必须坚持不懈地扎实推进污染物减排工作,天不帮忙的时候,人就要更加努力。我们既要对区域联防联控应对重污染天气有信心,也要对大气污染治理的长期过程有耐心。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全社会共同减排,重污染天气就会越来越少,环境空气质量就会越来越好。

6、“煤改气”加剧了北京雾霾污染?

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王自发:

按照我国当前的天然气消耗量计算,每年燃烧天然气产生的气态水在3亿吨左右,假如全部转化成液态水(但实际上不可能全部转化为液态水),平摊在全国人口集中的东部地区(估算面积约360万平方公里),液态水的厚度连0.1毫米/年都不到,仅占大气中可降水量的几十万分之一,影响微乎其微。所以说,“煤改气”不会显著增加北京市大气中的湿度,不是北京地区“丰富水汽”主要来源。

南开大学教授冯银厂:

无论是燃煤、燃气还是燃油,都会排放氮氧化物。“煤改气”是否会导致氮氧化物的升高,主要取决于改气之前煤炭的燃烧方式和煤炭品质、改气之后采取的燃烧技术等因素。如果采用了低氮燃烧技术,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就会降低。我国脱硝比脱硫的起步晚,近年来大气环境中的氮氧化物浓度下降并不像二氧化硫那么显著。氮氧化物浓度的增加可能会造成二次污染,但这是可控的。而且污染成因和机理非常复杂,不能因为氮氧化物浓度没有明显下降,颗粒物污染依然严重,就说是煤改气造成的,这是不科学的。

7、治理空气污染为什么只拿机动车开刀?

北京工业大学教授程水源:

根据北京市大气PM2.5污染源解析结果,在PM2.5的本地污染源贡献中,机动车排放占比为31.1%,燃煤占22.4%,工业生产占18.1%,扬尘占14.3%。可以看到在本地污染源中,机动车排放的占比最高,因此北京市重点控制机动车污染是十分必要的。但控制机动车排放仅仅是治理空气污染的一个环节,北京市在治理大气污染方面还实施了很多其他重要措施,包括大力压减燃煤、民用散煤清洁化、燃煤小锅炉和“散小乱污”企业的淘汰治理、建筑施工扬尘管控等。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各省市针对大气PM2.5污染治理,全面深入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了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持续推进散煤清洁化替代、燃煤小锅炉“清零”工程、“散小乱污”企业关停淘汰任务、重点行业污染治理、强化机动车污染防治等措施,减少燃煤、特别是冬季散煤使用量,提高工业企业治污效率,推进车油一体清洁化和农村生物质清洁利用,降低燃煤、工业、机动车和居民生活的污染物排放,取得了积极成效。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1.河北有错,但不是所有的错都在河北

2.清洁的空气作为一种商品,需要付费购买。合理的做法是,在更在意清洁空气的城里人中征收一笔环境税,这笔钱用于支付农民为此增加的额外费用。但在现实当中,却演变为让河北来支付主要成本,河北地方政府部分分担的格局。这非常不合理;

3.在治理雾霾的问题中,河北企业也包括其他一些底层社会的声音和诉求被忽视了,他们可能真不像你们那么在乎空气质量;

4.就河北污染的问题,不存在代价较小的解决方案。地方政府面临这样的困境:花足够的钱补偿农民有可能导致财政破产,而不花足够的钱,就需要以政府的违法为代价,以牺牲河北现实的利益为前提。现实当中地方政府的选择是后者,但这样的公共政策将使地方政府面临非常大的政治和稳定的双重压力,注定难以持久。

5.现阶段河北污染最现实的处理方法,是降低期望值,不要指望短时期内完全一刀切。而是在政府的组织下,根据天气状况,有组织地生产。尽量减少对空气的污染程度,而城市居民忍受几天脏空气。

6.中国的公共政策缺少不同利益之间的博弈机制,互联网的出现,城市中产的声音不断被放大,正在逐渐绑架政府,至少在北京雾霾的问题上,网民的声音和政府表现出某种合谋。环境问题正在演变成一个政治问题,在部分改善空气质量的同时,也在制造相当多的伤害。这些伤害,和法治和正义背道而驰。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