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微信我们正在努力的撰写原创的内容,头发都掉了。

北京有块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红楼梦与毛选研究

01

红楼梦里有两处父亲打儿子的描写,都很精彩。

一处是三十三回宝玉挨打,一处是第四十八回,贾赦打贾琏。这两次挨打都跟贾雨村有点关系。尤其是贾琏被打这次,就因为一句话,“为这点子小事,弄的人家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

什么事情呢?贾赦看中了几把扇子,扇子的主人是个叫石呆子的破落书生。贾赦要1000两银子买下来,石呆子不卖。贾雨村就找了个“寻衅滋事”的罪名将石呆子抓进大牢,按照“官价”把扇子买回来,送给贾政。贾琏这个人跟他老爸一起无恶不作,但是在这个事情上还是体现出了一点良知,结果被老爸暴揍一顿。

这个贾雨村是个贪酷之辈,这样的事情干了不止一次两次。前面他“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替薛蟠打死人脱罪,后面还对贾家落井下石。

毛主席熟读红楼梦,提到造反的时候就引用了凤姐的一句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毛主席提到官僚主义,不知道为什么忘了这个贾雨村,没有讲一句“贾雨村主义”流传后世。

但是毛主席是经常提到官僚主义的。毛选里面有两句这样的话,一句是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理由,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着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

另外一句是说,

“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搞不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么工人、学生、农民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群众的贵族阶级。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

 

02

在Google Earth上找到南苑机场,可以看到这个地块是一大片蓝色的工业屋顶和大片的农地,北到大红门,南到榆垡新机场,西边是西红门,东边是亦庄,方圆五十公里。

在链家的房价地图上,这个四环到六环之间的区域,横跨丰台大兴两区,是北京房价最大的一个黑洞。

这个黑洞的形成,首先有历史原因。南苑机场属于军产,旁边连片的航天大院、厂房又属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中航虽然是副部级单位,但是一把手通常是中央委员,规划上北京市政府插不上嘴。

南苑机场南边的大兴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作为典型的近京郊城乡结合部,通过出租部分集体用地,吸引了商贸批发、物流仓储、废品回收等一大批“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低收入”的三低产业。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大兴区逐渐形成了130多个工业大院,也集聚了几十万从业人口。 多年来,这些三低产业曾经支撑了大兴的经济,但是也占了大兴的地。今天从环线的角度看大兴北、丰台南,到了南四环就像到了河北,是整个北京脸上的一块伤疤。

06年,北京市做过一个土地调查,显示大兴区未被利用的土地面积只有2800公顷,不到全区土地总面积的3%,而且一部分还是永定河的滩涂,开发难度很大。 缺地让大兴在之后几年的房地产开发中吃了亏。

尤其是这几年,北京市快速扩张,大兴却慢腾腾的,拖了后腿。几年前郭市长去大兴视察的时候,就曾表示,大兴这样的城乡结合部地不应该成为北京发展国际大都市的“短板”。

但是整个大兴区有超过2000公顷集体经营性土地,被农民自发流转给了三低产业和从业人口。每亩地一年8000元租金收益流到了村民自己口袋,各级政府成了土地租金的旁观者。

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一个关于“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文件,大兴成为首批试点区域。这表示,大兴区域内大量以前只能通过私下流转的农村集体土地,有了和国有土地一样的地位。

03

几个月之后,就在刚刚发生火灾的西红门镇,第一块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拍卖,经过67轮竞价,这块40亩的土地被一家房地产公司以8亿元的价格拍走。每亩地价超过2000万元,与周边的国有土地出让价格基本持平。

按照以前北京城乡结合部区域私下流转集体土地的均价计算,一块出让年限为40年的土地,大概的流转价格为每亩400万元。 新政策相当于把大兴的地价抬升了5倍。

被腾退的地块,要“镇级统筹”,全区以镇为单位成立联营公司,区政府变身为管理者。如果这些土地能够被腾清,按照大兴区对腾退区域“二分建设,八分还绿”的原则,大兴区可以多增加至少400公顷的建设用地。

以试点地块的拍卖价格计算,到北京城市规划截止之年的2035,如果能把现有的400公顷都转让出去。这就是一笔超过1200亿土地出让金的生意。

这只是一锤子买卖而已。

北京市规划要求大兴集体经营性建设土地入市后,只能做产业开发。西红门镇那块卖了8亿元的土地,附加有每年纳税额不低于每公顷600万的条件,以这个标准计算,再扣掉中央分税,这些被腾退的土地上,未来每年将会给大兴带来几十亿的税收收入。

大兴现在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区区100亿,是朝阳海淀的一个零头。

大兴的老百姓应该也是支持的,目前大兴丰台地区,四环和六环房价同价,均价5万左右,显然是因为这块南苑机场附近这块黑洞,阻断了南中轴,也打断了高收入群体在大兴购房的意愿。

几年前潘石屹站在理想国际大厦上对着北大那块绿油油的空地垂涎,如今,北京市政府也不会放任南边这么大块土地黑洞不管。 毕竟革命导师马克思讲过,

“世界没有任何地方,让资本主义生产(圈地运动)这样毫无怜惜地处理各种传统的农业——从这一点上看,英国要算世界上最革命的国家。”

而我们中国,不但是东方最革命的国家,而且是一个盛产“贾雨村”的国家。所以这次大兴火灾后,有些“贾雨村”迫不及待,一拥而上,把老百姓推到了寒风里。

Add a Comment